曾是黑道千金!爸爸年老後「家道中落遭兄弟冷眼」 曾想「黑吃黑找回權力」如今讓人落淚



人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,但可以決定自己的人生。

圖片來源:《今日頭條》,下同。


不幸的童年

1968年,天藤湘子出生於日本大阪。

Advertisements

位於關西地區的大阪,是日本第二大經濟中心,也是日本黑道組織勢力比較集中的地方。

湘子的父親便是一名黑道組織的組長,他的組織和日本第一大黑幫山口組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,除此以外,他還同時經營著地產和金融,收入頗豐。


Advertisements

因此,湘子從小過著公主般的奢華生活,住著帶泳池的大房子,身穿歐洲名牌,出入乘坐世界名車。

雖然湘子知道父親很有錢,但她從來不知道他是做什麼的。

她只知道,父親經常喝得酩酊大醉,曾在半夜的時候,被幾個濃妝艷抹的女子扶著回家,而母親還點頭哈腰地感謝人家。

她也曾看到,一個男人為了贖罪,拿著自己剛切下的手指,來到家中向父親求饒。

而父親卻沒有一絲憐憫,而是憤怒地抄起了廳里的傢伙,狠狠地抽向男人的頭,呵斥道:「你剁掉手指幹啥,你還得用它幹活!」

母親極力想遮住她的眼睛,但那個男人的手指還是成為了湘子一生的噩夢。


Advertisements

伴隨著這些金錢、鮮血、骯髒和暴力,湘子慢慢長大了。

小學時,學校要求填寫家庭情況表,在父親的職業一欄,父親大手一揮,寫下「組長」二字。

只因這「組長」這兩字,湘子成了班裡人人疏遠的對象,甚至遭遇到了校園暴力,被同學抓住她的頭髮往牆上撞。

為此,湘子在心裡暗暗發誓,要成為像父親那樣的人,不再受人欺負。

墮落之路

湘子開始濃妝艷抹、染髮、打耳洞、戴耳釘,和不良少男少女們三五成群,一伙人經常在夜裡,叫著喊著騎著摩托車呼嘯於街燈之間。

12歲那年,她用糖果收買貧寒家庭出身的學妹們,組織了「少女黑風組」,把當年欺負她的人一個個欺負回去。

也是在這一年,她陷入了亂交泥沼。

有一次,湘子被老師叫到辦公室,被要求把頭髮染回黑色。

Advertisements

湘子懟道,這就是她本來的顏色。

當老師嚴厲地命令她時,湘子大罵粗口,推翻了老師的桌子。

看著老師落荒而逃,她覺得很帶勁。

初三時,因為打架鬥毆,湘子被送進了少管所。

然而,經過八個月的「管教」,她變得越發叛逆不羈,出來後,她染上了興奮劑,生活愈加糜爛。


Advertisements

直到1985年,生活發生了巨大變故。

「廣場協議」簽訂,日本經濟停滯不前;警察大肆打壓黑道,黑幫生存日艱。

湘子的父親也未能倖免,一名手下私自用他的名義作保去做生意,後來手下因故去世,欠下巨額債務。

債主不是善茬,上門打砸催債,父親身體每況日下,無力償還債務。

有一天,湘子被債主抓住,慘遭毒打。

之後,遍體鱗傷的她被丟在破敗的旅館中。

當時,她心裡只有一個信念:「我不能死,我要回家,這樣的日子該結束了。」

湘子一步步挪回家中,看到痛苦不堪的父親,無可奈何地走上了賣身還債的道路。

她成了債主的情婦,每天生不如死,被虐待、拳腳相向,經常被折磨得入院治療。

她說,「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。」


Advertisements

曾經的她被暴力相向,而後她選擇了「以暴制暴」,然而當面對更大的暴力時,她無能為力。

以暴制暴,何時能了?


改邪歸正

回到家中,看著曾經威風八面的父親蒼老落魄,曾經賓朋滿座的家中也變得無比冷清。

湘子知道,如果不遠離黑幫,自己遲早有一天會淪落得比父親更狼狽、更凄慘。

與此同時,姐姐打來電話,說自己在風月場所辛苦掙來的錢被賭鬼丈夫揮霍一空。

姐姐聲淚俱下,力勸湘子改邪歸正。

湘子內心一震,痛定思痛,正式決定與過去決裂。

她刪掉了手機中那些狐朋狗友的聯繫方式,戒斷毒品,開啟了新的生活。

她甚至在身上紋了大片紋身:一個口銜匕首的妖冶藝伎形象,如蛇一般纏繞在她的後背上。

與其他紋身的黑幫人員不同,湘子紋身,是為了告別黑幫,這是她重生的「胎記」。

Advertisements


湘子過上了普通人的生活,嫁給了一名攝影師,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女兒。

就在她的人生漸漸步入正軌時,命運的暴風雨再次來襲。

婚後不久,最愛的母親離開人世。


湘子陷入極度痛苦中,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,經常與丈夫大吵大鬧,導致婚姻破裂。

緊接著,父親癌症病逝,凄涼地死在一間小出租屋裡。

孤獨的湘子遊盪在喧囂的街頭,彷徨、無助、迷茫......

突然,一個念頭跑進了她的腦海。

「父親去世之後,我覺得自己變成了一個天涯孤人,我覺得我應該做些什麼,記錄我混亂的過去,給我自己的心靈守住一個家。」

於是,她決定提筆記錄下自己曾經的過往,混亂的、骯髒的、糜爛的、痛苦的......

然而,對於之前「不學無術」的她,寫書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情。

在無數個日夜裡,她在稿紙上寫了改、改了寫,遞給出版社的熟人後,又被打回重改。

如此這般,反覆修改,歷時兩年,終於交出了原稿。

2004年,湘子的自傳小說《流氓之月》亮相日本。


書中袒露了自己所有不堪的過往,揭露了黑社會的恐怖與神秘,更是不乏過激場面,連她自己讀到這些內容時,都會覺得不自在。

「但是如果不全部寫出來的話,不就沒有說服力了嗎?寫這本書時,我已經做好了像到大街上裸奔一樣的準備。」

第一版只印了1000本,但很快銷售一空。

一年後,該書銷量突破4.5萬本,風靡日本,暢銷海外。

湘子一朝成名,引來世界各大媒體採訪,包括BBC、Bloomberg,以及德國、法國、巴西、中國等各國媒體。


面對前半生的種種慘痛經歷,湘子坦然面對、勇敢自強,不僅過上了正常的生活,還收穫了巨大的成功。

如今的她,和大多數普通女人一樣,會為一個喜歡的包念念不忘,會為喜歡的貓兒寫好多篇日記,也會為了讀者送她一枚粉紅色手鏈石而喜不自勝......

她活得充實而快樂,寫作、接待採訪、安排節目、與讀者交流、陪伴女兒,努力為生活奔忙。

心若向陽,即使身處地獄,也能爬向光明。



資料來源:《今日頭條》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