爸爸另組家庭!女兒耿耿於懷「父走後她卻獲全額遺產」 大方把一半「分同父異母妹妹」背後真相惹淚

持續多年的家族仇恨,在後人的善心下完美和解!一位女子由於爸爸當年擅自在外另組家庭,拋棄她和母親,因此拒絕贍養生父,卻被對方告上法院,無奈之下照顧了生父幾個月後,生父因病離去,臨走前留下了一筆巨款,經過一番沉澱,她竟決定將這筆錢分給生父的私生女,延續了20多年的恩怨,終於在此峰迴路轉……

失蹤多年的父親現身,將兩女兒告上了法庭

Advertisements

2018年7月2日上午,正上班的大陸女子肖燕接到法院的傳票。

內容是:生父黃松林將她告上法庭,要求她盡贍養義務。

同時被列為被告的,還有一名叫馬紅艷的女子。

肖燕知道,馬紅艷是父親和繼母馬麗麗當年生下的私生女。

兩個月前,消失多年的黃松林就曾跑到學校找到肖燕,想認回親生女兒。

Advertisements

黃松林面容憔悴,身形佝僂,看著有些可憐,但一想到父親當年所做的一切。

她還是毫不猶豫地拒絕了:「我不認識你,你不是我的父親!」

時隔兩個月,生父竟然把她告上了法庭,肖燕覺得很意外。

這個年輕時拋妻棄女的父親,怎麼還好意思到法院去告女兒?

肖燕,1982年出生在一個小鎮上。

Advertisements

她原本叫黃燕,父親黃松林是鎮上變電站的職工,母親肖佳是小學老師。

家庭變故從黃燕出生開始。

黃燕的爺爺早年就離開了,奶奶重男輕女。黃燕出生後,黃燕的奶奶就一直逼肖佳辭職躲到鄉下給她生孫子,遭到肖佳強烈反對。

黃松林也勸母親,生男生女都一樣,可惜黃母根本就聽不進去,認為是兒媳唆使兒子來教育她,婆媳之間爭吵不斷。

黃松林不想夾在母親和媳婦之間受氣,回家的次數越來越少,經常以搶修加班為名住在變電所裡,升任變電站站長後,更是很少回家。

圖片來源:《賢妻》劇照

Advertisements


丈夫不回家,肖佳就帶著女兒黃燕住到了學校宿舍。

直到婆婆患了肝病離開後,肖佳才帶著女兒搬回家。

由於黃松林常年在宿舍居住,導致夫妻聚少離多,黃松林和變電所裡的一名20歲的臨時工馬麗麗出軌了。

工作單位對這種問題非常重視,開除了馬麗麗,撤掉了黃松林的站長職務,把他降為普通電工。黃松林顏面掃地,索性辭掉公職下海經商。

他借錢創辦了一家棉紡廠,拼了兩年,就成了遠近聞名的企業家。

Advertisements

當地礦產資源極為豐富,盛產磷石膏礦,看著很多人靠生產製造石膏板材發家,黃松林也投資建廠,賺得盆滿缽滿。

創業成功後,黃松林開始公然帶著馬麗麗出席各種場合,肖佳無法忍受屈辱,憤然提出離婚。

黃松林說,錢都投在了廠裡,他還欠著銀行不少債務,要離婚,肖佳只有凈身出戶,並且還要放棄公司股份。

圖片來源:《安家》劇照

Advertisements


為了能早日解脫,1994年9月,肖佳與黃松林離婚,帶著12歲的女兒凈身出戶。

黃燕把名字改成了肖燕,隨母親姓,從此和黃松林斷了來往。

離婚後,黃松林曾有幾次上門要看女兒,都被肖佳擋在了門外。

肖燕讀國三時,黃松林有一天突然跑到學校找她,硬是塞給她一張銀行卡,讓她別恨自己,肖燕把卡扔在地上轉頭就走了。

從那以後,黃松林再也沒有出現過。

Advertisements

肖燕讀完大學,畢業後到一所重點高中教書。

經人介紹,肖燕與一名公務員結婚生子。

母親從來不在肖燕面前提她的生父黃松林。

她還是在大二那年回家過年時,從舅媽口裡得知,黃松林離婚不久,承包的工程發生重大生產事故。

鉅額罰款和員工賠償金,讓他一夜之間傾家蕩產,他把鎮上苦心經營多年的化工廠和棉紡廠都賣了,才結清銀行貸款。

黃松林散盡家財,以為可以鬆口氣時,遇難者的家屬再次找上門來,提出很多無理要求。

無奈之下,他只好跑路。

那些人找不到黃松林,就找到即將臨盆的馬麗麗,逼她說出黃松林的下落,馬麗麗受到驚嚇,在惶恐不安中產下一個女孩,隨後自己撒手人寰。

馬麗麗的媽媽和哥哥把孩子抱到黃家,黃松林的兩個姐姐都不要這個孩子,馬家人毫無辦法,只好抱著孩子走了……

如果不是黃松林把自己告上法院,肖燕可能一輩子都想不起馬紅艷這個人來。

意外收穫的巨額遺產,陳年恩怨再起波瀾

2018年7月底法院如期開庭。

三個人走進法庭,看到步履蹣跚的黃松林,肖燕和馬紅艷臉上滿是冷漠和仇恨。

開庭后,馬紅艷情緒非常激動,直接拒絕贍養。

圖片來源:東方IC


她說:「黃松林從來沒有對我盡過一天撫養責任,憑什麼老了跑來讓我養?」

法官問肖燕是怎麼想的,肖燕說:「我母親凈身出戶,繼母應該得到過實惠,她的孩子都不贍養,我就更沒義務贍養了。」

原告席上的黃松林一臉絕望,他用哀求的眼神看著兩個女兒說:「我好歹也是你們的親爹,你們怎能如此狠心?」

馬紅艷調頭轉向別處,肖燕低頭沉默不語。

黃松林提高聲音說:「你們不贍養我,我的財產一分錢都不會留給你們!」

法官覺得肖燕是老師,勸她說:「再怎麼說他也是你親生父親,身體又不好,如果拒絕贍養,影響形象。」

肖燕有些猶豫了,她不考慮自己,也要考慮老公。

她老公是公務員,正是升職的關鍵時期。

她不想因此事給老公的工作帶來影響,便與老公打電話商量了一下,沒想到善良的老公同意了。

肖燕本來以為,這就是添雙筷子添個碗的事,沒想到黃松林很麻煩,他壞習慣很多,搞得家裡到處都很髒亂。

有一次躺在沙發上吞雲吐霧,差點把沙發給燒了,幸虧肖燕老公提前回家及時處理。

圖片來源:《女人淚》劇照


在肖燕的勒令下,黃松林戒掉了吞雲吐霧的壞習慣,又開始喝個不停,喝醉了經常在客廳哭。

擾得肖燕一家三口不得安寧。

無奈之下,肖燕提出送黃松林去養老院生活,她按時支付生活費。

可黃松林不同意他說:「你們要是敢趕我走,我就去你老公工作單位坐著,讓他主管給我評評理。」

2018年12月20日凌晨2點,看完電視劇的黃松林起身回房間裡休息時,從沙發上栽了下去,再也沒能醒來。

安葬完黃松林,肖燕回家清理生父的遺物時,發現了一封遺書,窮困潦倒的生父竟然真有一筆鉅款!

當年,黃松林離開家鄉後,先是到重慶投奔朋友開飯店,想東山再起,結果失敗。

從此他四處打工,居無定所。

2018年初,他查出重症晚期,想落葉歸根,便回到家鄉。

這時,多年前在鎮上買的那個棉紡廠地皮仍然在他名下,現在已經漲到了1千1百多萬台幣。

圖片來源:《愛.回家之開心速遞》劇照


黃松林悄悄賣了地皮,之後想到了自己還有兩個女兒。

他想從女兒那裡尋到親情慰藉,然後把這筆錢留給她們。

沒想到,兩個女兒都拒絕了他。

自知理虧的黃松林,內心不甘,想到了起訴的辦法,這才順利住進了大女兒家裡。

他在遺書裡說,感謝他的小燕子給了他最後的體面,賣地皮的1千1百多萬台幣和他打工存下的86萬台幣,都存在一張銀行卡,全部由肖燕繼承。

但是他希望肖燕作為姐姐,能夠適當照顧一下妹妹,多少分一點給馬紅艷。

肖燕震驚不已。

這筆錢,她如果不說,馬紅艷根本不可能知道這一切。

經過激烈的思想抗爭之後,肖燕決定尊重老父親的意願,把遺囑向馬紅艷公開,並提出分給馬紅艷86萬台幣。

沒想到,這筆錢讓馬紅艷的心態也起了變化,她說自己也是父親的女兒,理應分得一半財產才對。

肖燕說:「就憑你一天贍養義務都沒有盡過,我能給你86萬台幣就算是仁至義盡了。」

馬紅艷拒絕收這86萬台幣,揚言要起訴肖燕,然後摔門離去。

這之後,馬紅艷就一直沒有了消息。

肖燕沒有等來馬紅艷的訴狀,半年後的2019年5月23日,她接到了一個自稱是馬紅艷老公的人打來的電話。

對方一開口就喊她姐姐,還對她說了 很多關於馬紅艷的事情。

原來,當年馬紅艷的舅舅,把剛出生的馬紅艷抱到黃松林的姐姐家,被幾個姐姐拒絕後,她舅舅要扔了她,是她外婆拼了命才將孩子留了下來。

外婆怕給家裡帶來麻煩,獨自帶著孩子離開了家裡。

祖孫倆住在村裡廢棄多年的公社食堂裡,外婆 用撿廢品換來的米糊,一口一口將她養大。

馬紅艷9歲那年,外婆撒手人寰,舅媽拒絕讓她進門。她無處可去,流浪到城裡,靠拾荒和討食活下來。

稍微長大一點後,馬紅艷跑到餐館裡打工,每天做些刷盤子洗碗的事。工作了兩個月老闆卻沒給一毛錢。

隨後,馬紅艷逃離了餐館,流落到一家建築工地打工,認識了工友,現在的老公王強。

王強將她領到家中,兩人買了重禮,找關係,終於有了戶口。

日子雖然貧窮,過得也還算幸福,兩人在當地打工,4歲的女兒放在鄉下,由婆婆帶著。

不幸的是,就在兩人憧憬著在打兩年工,買了套小一點的房子,把女兒接過來一起生活時。

2018年5月,也就是黃松林找上門之前,王強生病了。

王強想放棄治療,但馬紅艷聽醫生說,這種類型早期治癒率非常高,說什麼也不肯放棄。

接到傳票時,她正一邊冒著酷暑在工地上捆鋼筋,一邊還要照顧患病的老公,也確實無力贍養。

將860多萬台幣贈予私生妹妹,善良才是人生底色

黃松林的出現勾起了她所有的憤怒,她把心中積攢多年的怨氣都發泄到了黃松林身上,她怨他不該不負責任地把她帶到這個世界,讓她嘗盡人間悲苦,每次只要看到他出現,會想盡一切辦法趕他走。

聽到馬紅艷的遭遇,肖燕震撼不已。

母親帶著她凈身出戶後,她在心中恨的是繼母,是對方奪走了自己的父親。

現在,聽了馬紅艷的遭遇,她覺得,該恨的是父親,她和馬紅艷都是無辜的受害者,她決定去馬紅艷家裡看看。

雖然同在一座城市裡,但那是她從來沒有涉足過的地方,一座70年代興建的化工廠留下的廢棄廠房,工廠早已搬走,只留下一排排破舊不堪的房子,很多房子上面划著大大的拆字,卻拆了一半留了一半,一些農民、工人租住在此。

馬紅艷的住處刺痛了肖燕:整個房間不到6坪大,床架子是用舊磚壘起來的,上面鋪著一扇舊門,這就是睡覺的床。

同樣用舊磚壘起來的桌子上,放著裝藥的瓶子和一個破舊的電鍋。

王強從床上掙扎著坐了起來,向肖燕打招呼。

而馬紅艷的手,更是被常年的體力勞動磨得佈滿老繭和傷。

肖燕想像不出,她是如何頂著烈日,扛著幾公斤重的鋼筋在工地上行走的。

黃松林不管肖燕時,肖燕至少還有媽媽和外公外婆舅舅們疼愛,可是馬紅艷呢?她能活下來就已經是幸運了。

肖燕問馬紅艷,這幾個月為什麼不找自己了,難道遺產不想要了?

馬紅艷說過年那段時間,女兒出了點意外,在鎮上的醫院住了兩個多月,回到城裡後,王強病情加重,最近在醫院裡治療,暫時顧不上別的。

肖燕說:「你把銀行卡號給我,我轉給你860萬。」

馬紅艷抬起頭,難以置信地望著肖燕。

肖燕嘆息一聲說:「我和你姐夫有房、有車有工作,有沒有這筆錢,日子一樣好過。

黃松林欠你的更多,多給你的錢,就當他補償你了,你拿著錢給你老公治病,剩下的錢買個房子吧!」

馬紅艷堅持只要一半,還紅著眼眶說,她知道自己連這一半也沒有資格要。

肖燕回家後,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老公。

老公贊同地說,只要你心裡舒坦,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!

隨後肖燕又聯繫了在醫院工作的同學,讓馬紅艷帶著老公檢查、治療。

肖燕怕媽媽知道後會責怪自己,生父出現後,她一直瞞著媽媽,直到她媽媽聽到風聲主動問她,她才說了實話。

肖佳嘆口氣說:「當年她媽媽的離去,我也有責任,你就當是替我贖罪吧!」

圖片來源:《賢妻》劇照


原來,當年黃松林出軌的緋聞雖然被傳開,但兩人辦離婚手續時是悄悄辦的,鎮上都不知道。

那些鬧事的遇難者家屬先找的是肖佳,她為了自身安全,將矛盾引向馬麗麗。

哪想到,那幫人催債導致馬麗麗早產,還失去生命。

這份愧疚,一直壓在她的心上,肖燕將大部分遺產給了馬紅艷,正好也還了她的心債。

一晃兩年過去了,馬紅艷老公身體慢慢康復,她用剩下的錢買了套小產權房,把女兒接到身邊。

2021年8月26日,是馬紅艷的生日,肖燕一家三口請妹妹馬紅艷一家人到家裡吃飯。

吹完蠟燭,馬紅艷撲到肖燕懷裡,泣不成聲:「姐姐,謝謝你!」

就這樣,兩家人漸漸處成了一家人,而兩代人的愛恨情仇從此只剩下了愛。
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