單身又如何?36歲女因病「回老家休養」重新愛上鄉村 開創新生活「返鄉和父母同住」意外爆紅網路

身在都市中雖然生活機能便利,但長期快步調的生活也讓人們感到備感壓力,過去一位35歲的女子因身體狀況不佳而返鄉休養,沒想到當她重新回到鄉下老家後,不只重拾了健康,更重新愛上了老家,從決定為自己和家人開創出不一樣的未來。

「35歲那一年,我發現自己站在一片幽暗的樹林裡,還沒看清呢,居然就36了?!」

Advertisements

這是納微當時寫下的話,那天她剛好36歲。

當時大陸女孩納微不太想過36歲生日,但還是攔不住媽媽千里迢迢趕到廣州,給自己做了頓包麵,包麵是湖北地區對小餛飩的一種叫法。

這是納微老家的「規矩」,她的36歲生日要和60歲一樣隆重,要擺壽宴。

Advertisements

但納微這種在外的遊子,難免「不守規矩」,可是又不能拒絕媽媽的好意。

況且,納微猜媽媽應該是在深山老家憋久了,順便找個藉口出來玩。

納微家的村莊

Advertisements


納微的老家在湖北,清江流域的一個偏遠小山村,距離宜昌市有139公里,坐5個小時的車才能到。

18歲上大學之前,納微一直沒離開過,但她不太喜歡這裡。

小時候,媽媽總是不顧納微的意見,分配做不完的農務,壓榨了她看武俠小說的時間,為此過去母女倆吵了無數次。

Advertisements

也因此,她從小就不喜歡農村生活、山野生活,一心只想「逃」出去。

事實上她也成功了,18歲去讀都市裡的大學,又留在廣州工作。

除了過年,幾乎不回湖北老家,這一走就是10年

Advertisements

納微喜歡廣州,夠大、夠熱鬧,也不用務農。

在這裡她有事業、有朋友,還有種說不出的小滿足。

Advertisements

但10年快節奏的生活,也極度消耗了納微的健康

她也曾深夜裡站在30層樓高的大樓,疲憊、面無表情地看著這座嚮往許久的城市,燈火輝煌。

Advertisements

直到2010年,納微徹底病了,長期在電腦前久坐,她的頸椎、腰椎開始接連「罷工」,休養半年後,就堅持回廣州繼續工作,到了2012跨2013年的春節,更是連家都沒能回,直接躺在醫院過了。

為了把身體養好,她不得已又回到了這個好不容易走出的小村莊。

納微原來的工作是教育媒體,並不是很喜愛辦公環境的約束,回家休養期間,朋友和以前的客戶經常介紹兼職,納微乾脆轉自由業,在深山裡過起了白領生活。

和之前不同,這次納微回家,住了新房子。

2012年,納微還在廣州工作時,父母就開始張羅著蓋新房,納微不同意,因為弟弟和自己都不會再回村生活

原來的老房也夠父母住,沒必要再花錢了。

納微家的老房


很意外,這次父母格外堅持,不惜和孩子起衝突,之後媽媽和納微說:「這是你爸的心願。」

納微爸爸從沒和兒女說過,他沉默寡言,一輩子為了兒女在外工作,自己卻捨不得多花一分錢。

蓋個新房,可能是這個農村男人藏在心中已久的事了。

納微沒再說什麼,開始著手幫忙,在廣州邊工作邊給父母找外觀設計圖,最後父母選了一個紅頂白牆的歐式風格。

納微覺得父母眼光挺好,之後建造過程父母就全權負責了,他們那時不怎麼會用網路,也沒智慧型手機,交流基本上都靠打電話。

納微當時找的外觀圖


房子建好之後,納微回來一看,有點哭笑不得,切身體會了什麼是「賣家秀」和「買家秀」的區別。

不過比起原來的老房子,要好上許多倍,最重要的是父母特別開心這就夠了。

納微家的新房

屋後是山,門前是河,河對岸還是山,差不多就是深山老林了。

納微的新書房正對著老屋前的一排樹、還有2畝玉米地。

太陽升起來的時候,光線透過樹梢,照在玉米地裡,那一種美,納微無法形容。

夏天,納微一般5點就起床,然後拿著相機往深山裡跑,清晨的深山總是有股清新的泥土味,納微很喜歡。

而且越深的山越有趣,會偶遇很多不知名的動物和植物。

在茶園發現一窩藍色的鳥蛋,發了朋友圈才有人告訴她,那是知更鳥的蛋。

一直以為知更鳥在書裡、在遠方,沒想到就在身邊。

還有樹底下不知名的蘑菇,怎麼看都像前些天時尚雜誌裡看到的包。

拍下來一對比,果然,藝術源於生活。

還有最驚豔的,有次晚上納微在躺椅上看星星,密密麻麻地都掛在天上、山上,還在動,仔細看才發現是漫山遍野的螢火蟲!

說來奇怪,回家6年就見過那麼一次盛況,不過倒是可以回味一輩子。

類似的小驚喜不勝枚舉,納微覺得自己貌似回到了幼兒狀態,對什麼都充滿好奇。

那種感覺,特別棒,原本只想休養半年,卻將回廣州的計劃一推再推,一不小心,就推了6年。

要說這6年時間裡最大的難點,應該是剛開始和媽媽相處,媽媽看不慣年輕人晚睡晚起的毛病,總是站在臥室門口或者電腦前,不停地催納微趕緊休息。

納微偏不要,回家休養並不是身陷囹圄,只想聽自己的,因為晚睡問題,她們倆一個月能吵20次。

其實納微知道晚睡不好,但更討厭被強迫扭轉,按照別人的心理需要來生活。

就像小時候被分配下來的農務,明明也能做,就是不喜歡「你逼我做」。

天天在一塊,不能總這麼吵吧!納微開始反省,逼自己要先讓一步

某天,母女倆又大吵一架,納微憤怒地走出房間,5秒後走回來。

強迫自己平靜下來說:「我向你大吼是我不對,說明我個人修養不夠,但你也經常對我發脾氣使臉色,改變需要時間,我們得慢慢來。」

這是母女倆第一次良性溝通。

後來,媽媽還半開玩笑說:「你啊!長相完全遺傳了我和你爸的優點,性格完美遺傳了所有缺點……」這種話,納微往往只聽前半句。

相處久了,納微才漸漸發覺媽媽也有自己的需要。

平時爸爸、自己和弟弟都在外工作,只有媽媽一個人在家,房子空著、食物也吃不完都浪費了,而媽媽本身生性敏感、好強,總想掙脫現狀又受困於農村環境和繁瑣的家務,始終也沒有踏出家門半步。

納微的媽媽


納微始終計劃著要回廣州,在此之前能為媽媽做點什麼?

想了想,老家風景不錯,可以租給想體驗農村生活的人,自己又擅長傳播,如果能利用網路把房子租出去,讓媽媽有點事做,應該很有意思。

媽媽起初不相信會有人來這大山溝裡,但抱著一絲期待,全力配合,還給自己起了網路名叫做「清江蘭媽」。

清江,是納微故鄉的河,蘭,是媽媽的名字,組合起來簡單好記。

2015年兒童節納微通過網路發文《把我深山老家租給你》,很短的時間裡就突破了10萬

當天晚上,7月的房就訂滿了,接下來的幾天裡,暑假的房也都預定完了,很多是帶孩子來體驗的。

蘭媽很驚喜,卯足了勁招待客人,來的人也都把這裡當家,和蘭媽一起務農,去深山轉轉,採幾朵花回來,做成插花裝飾屋子。

最讓蘭媽開心的是,大家都很喜歡她做的好吃的,走之前也要大包小包的帶回去給家人嚐嚐。

經過幾年,各地的許多客人成了蘭媽的粉絲,每年如期寄來禮物,還有國外的粉絲邀請蘭媽去玩,這完全超出了母女倆的想像。

蘭媽也從原來的不自信變得越來越有期待了,和鄰居聊起來也是滿滿的自豪。

一個遊村小學生的日記,每當有正向反饋,納微總是第一時間把稱讚告訴蘭媽,帶著她一點點摸索更多的可能性。

她教蘭媽線上打牌、自拍、玩通訊軟體、發紅包……這些都讓蘭媽高興地像個發現新大陸的孩子。

深圳衛視《宅人食堂》拍攝


2017年初,深圳衛視的《宅人食堂》,特意邀請了納微和蘭媽出鏡,蘭媽特開心說,「又有人來陪我玩了!」

長達45分鐘的紀錄片《山野之夏》,在網路上傳不到一週,播放量超過10萬,留言4000多則。

納微突然成了名人,附近的村民都希望她能幫忙把房子租出去。

電視台來採訪、出版社想約稿、旅遊區也想談合作,面對巨大的商機,納微一一拒絕了。

納微說,我不是做生意的料,把房子租出去也不過是個偶然的想法,沒想到能爆紅。

村子也不是世外桃源,和很多偏僻的小村莊一樣,村裡多數都是孩子和老人。

只不過出門就是山水,一呼一吸間都是混著泥土味的空氣。

城市裡生活久了,這種最平常的農村生活才更顯得可貴,那些老家有閒置房卻不知道怎麼處理的人,也可以考慮試試這個方法。

而對納微來說,把房子租出去,其實最重要的是能讓家人,尤其是媽媽開心。

或許,陪你出走,是我愛你最好的方式!
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